澧水公司/ 企業文化/ 文學藝苑/正文內容

感其言 尊其行 敬其人——公司“七一”主題黨日活動有感

6月30日,作為公司黨員代表,我們有幸赴湘潭烏石鎮彭德懷故居參加了公司“緬懷先烈豐功偉績,堅定革命理想信念”主題黨日活動。“橫刀立馬”是書本和影視劇片留給我們對彭德懷元帥的最初印象,通過參觀紀念館彭德懷元帥相關的物品陳列和聽取講解員聲情并茂地講解,讓我們對彭總其人、其言、其行有了深入的了解和感悟,靈魂得到洗禮,心中更增敬仰。

我們首敬彭總的“忠”。他忠于人民,忠于黨,忠于祖國。

“我是一個勇敢的農民的兒子”。彭總出生于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處于當時社會的最底層,受盡剝削和壓迫,嘗盡人生的酸苦辛辣,年少時,立志救人民于水火,后出生入死,戰功赫赫,始得成功。解放后,面對“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中“左傾”造成的嚴重危害,他義無反顧,直言上書,由此蒙受冤屈,在隨后“謫居生活”中,他雖身處逆境,仍時刻心系人民疾苦,不顧個人安危,又以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高度的責任感,為民請命,鞠躬盡瘁做一個優秀的人民公仆。到后來,他身體越來越不好,自感不久于人世,獻計出力不行了,彭總立下最后遺愿:“我死后,把我的骨灰埋在地下,上面種上果樹,骨灰可以作肥料”。他要用這種最樸素的方式,表達對人民的愛,對黨的忠。

彭總忠于黨,表現在行動中,也體現在逆境里。1959年9月,彭總從中南海遷居北京西郊掛甲屯的吳家花園。在逆境中,他認真學習馬列主義和毛澤東的哲學、經濟學著作,思考經濟問題。1961年10月,來家鄉湘潭調查近2個月,寫出5個調查報告。又寫給黨中央一封長達8萬余字的信,再次表現了一個共產黨員對黨的耿耿忠心。1965年9月,又奉命風塵仆仆到西南地區任三線建設副總指揮,他親赴工地現場巡視調查,竭盡全力為黨工作,絲毫沒有埋怨黨和組織,更沒有在意自己正在 “享受”不公正的黨員待遇,“罹受”不公平的人生境遇。

彭總深深地愛著并忠于自己的祖國。他是我們黨、國家和軍隊的杰出領導人,他為保衛和建設社會主義國家,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彭總最初參加了國民黨軍隊,從士兵一直干到團長,當時團長的月薪有240塊銀元,足以使人過上富足的生活,并且個人還有很好的發展前途。但彭總認為國民黨不能救中國,他毅然決然地加入中國共產黨,并把自己幾年來積蓄的6000塊銀元全部捐獻出來,作為平江起義的經費,這就是彭德懷,不愛財,不怕死,革命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自己的國家。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突然爆發,國家安全受到嚴重威脅,中央決定派他去時,彭總沒有絲毫猶豫,臨危受命,親赴前線,保家衛國,經過艱苦卓絕的無數次戰斗,最后逼迫美國為首的聯合國部隊在板門店簽訂停戰協定。在彭總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他還在說“我們國家建設,戰略防御設施不完備,國防工業和科研跟不上需要,這是我最關心的。”此時,他關心的仍然不是自己的身體,他關注的還是國家的安全,他在實踐著自己的誓言,“我這個人一輩子就想搞富國強兵。”

再敬彭總的“真”。他敢于求真,嚴肅認真,敢于較真。

“我這個人,拿共產黨員十條標準來衡量,很不夠,但有一條,我是做到了,就是敢講真話,實事求是。”為此,彭總付出了慘痛代價。1959年,彭德懷因敢講真話,為民呼吁,被罷免了國防部長。然而,彭總為了探求真理,仍然坦率地寫出個人對八屆八中全會的看法,他認為全會決議脫離當時國內實際情況,違背了實事求是的精神,避開了實際情況,在全國普遍開展反右傾運動,使得在當時本來已經存在著的“左”的東西更加嚴重,給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帶來更大的損失。他的忘我執言的求真精神給人警醒,令人深思。

彭總脾氣比較暴躁,但工作非常認真。一次,一個參謀在起草文件時出了錯,彭總看出了問題,痛批該參謀:“怎么不核對?忘了?吃飯你忘不忘!”事后,彭總覺得批評起了應有的效率,同時又感覺批評有點令人難以接受,于是打電話叫來參謀,親手削了一個蘋果,當面向他道歉,身居高位,工作認真,待人也認真,令人感動。1967年上半年,他已被限制自由,在寓所憶起在貴州安順場石棉廠調研時,該廠有許多礦石堆積在大渡河邊,未曾利用,上報西南局沒有結果后,心中惦記,于是又認真地寫信給總理。深陷囹圄,慘遭迫害,仍然想著國家的建設,這股認真勁令人動容。

彭總為了黨的事業,有時也非常較真。浦安修認為丈夫的厄運緣起于那封信,她幾次問彭德懷:“你為什么要寫那封信呢?不寫不行嗎?”彭德懷沉默一陣才說:“一個共產黨員不能采取明哲保身的態度。這不是寫不寫的問題,是對不對的問題。共產黨員不說真話,黨中央怎么了解真實情況?多少次,老貧農拉著我的手,要我把問題帶給毛主席。我只有反映實際情況的義務,沒有隱瞞事實真相的權利。阿諛奉承是可恥的,無益于黨和人民的事業,而且極端有害于黨和人民的事業。” “你是國防部長,為什么要管經濟上的事?”“我是政治局委員,看到大躍進出了那么多的問題,我能不管嗎?”這就是彭德懷,雖然泰山壓頂,但為了黨和人民的事業,敢于較真,寧死不折腰不屈節。

還敬彭總的“親”,對百姓親,對下屬親,對親人親。

1966年,彭總去西昌螺吉山彝族畜牧場了解彝民的生活情況,事后,彭總認為收伙食費太少,老百姓不容易,隨即補交了8元寄去。彭總去湘潭調研,烏石大隊送彭總一瓷壇蜂蜜,他到北京后才發現,復信一封說,我對中國人民和鄰友們無多貢獻,吾心不安,深感慚愧。擬將原物奉還,又不便投寄,約折價 30元,請予查收。

他對戰士要求嚴格,但也與他們說說笑笑,與老百姓勾肩搭背拉家常,老鄉往他嘴里遞旱煙桿,他深吸幾口,很愜意地拍著老鄉的頭樂樂呵呵,十分親切,他這種與戰士和百姓的親近是發自內心的,不帶任何掩飾和修飾成分的親。

侄女彭梅魁與丈夫帶著孩子到吳家花園來看望伯伯彭德懷,當彭梅魁要伯伯與3個孩子合影留念時,彭總說“現在我名譽不好……,不要因為我給他們找麻煩。”身處生活的低谷,卻仍在關心,愛護晚輩,戀戀之意,眷眷之情溢于言表。

在一浪高過一浪的政治攻勢下,浦安修決定與彭德懷離婚。彭德懷為了不再連累妻子,導演了一場令人肝腸寸斷的“夫妻分梨”。“文革”中,江青決心整點新花樣來折磨彭德懷。彭德懷在批斗會上看到浦安修被批斗,心如刀絞,發瘋似的呼喊:“你們打我吧!我和她早就分手了,她是無辜的!你們放開她吧!” 二十多年患難夫妻, 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分離后仍是心系對方,不計前嫌,真漢子!偉男子!

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彭德懷元帥雖死猶生,他還活著,活在億萬人民心中,活在中華名族的事業當中,他臨陣的雷霆之威,對黨和人民的赤子之憂,政治上的松柏之節,生活上的冰雪之操和工作作風的樸實無華,使他無愧為我們共產黨人和革命干部的表率,無愧為中國人民的忠實兒子。


全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