澧水公司/ 黨建之窗/ 先進事跡/正文內容

筆墨含心寫春秋——譚軍同志先進事跡材料

如果沒有工作上的交集,我想熟悉他的人并不多,因為總與“文字”打交道,再加上平時為人低調,讓這位在公司工作了15年的“老員工”竟有些陌生。而幸運的是,他是我曾經的同事,直接領導,也是我所熟悉的大哥!2011年,我到公司綜合部工作,那時候譚哥還是一個意氣風發的翩翩少年,而后來由于工作需要,他輾轉其他崗位部門直到2017年又再一次回到辦公室工作,4年光陰匆匆,當我再見他時,站在我面前的已然是一位中年“大叔”,微微發福的身材,越發厚重的鏡片,這一刻,我竟有些心酸。但我想,這應該就是一位文秘工作者最真實的寫照吧!

十五年如一日

2004年夏天,譚軍同志從一名省委組織部選調生的身份華麗轉身,只身來到澧水公司工作,從此便整日“窩”在辦公室里寫寫劃劃,這一寫一劃就是15個春秋。他白天忙著送文件、搞會務、做記錄,晚上忙著查資料、寫材料、改稿子,無論條件多艱苦,困難有多大,他都以飽滿的工作熱情和忘我的奉獻精神,一心撲在工作上,“5+2”、“白加黑”,就這樣開始了他新的人生之旅。

他對于自己的本職工作可以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匠人,每一篇文章都是反復打磨,每一處細節都仔細斟酌。他為自己定下一條規矩:起草材料至少查閱學習10篇以上相關文章,上報材料不能出錯別字等差錯。15年的認真與執著,換來的是經辦的1500多篇材料,無一差錯。甚至連文印室的小姑娘都說:“只要譚哥看過的材料,連標點符號的全角和半角都能一眼看出來”,這是日積月累的真功夫。都說他熟悉辦公室的一切勝過自己的家,家里的東西他不知道擺在哪里,但是一看收發文和會議紀要的標題,就能立馬說出其中的大致內容。

在長期工作中,他與文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所起草的材料中,有大部分是得到直接采用的,而他的秘訣在于“用心、用情、多動腦筋”,他經常查閱資料,善于轉換角色,注意用不同的語言表達不同的材料,對于比較專業的材料,更是堅持到專業部門去請教。為了工作,他幾乎沒有接送過年幼的兒子,沒有去參加過一次家長會,更別說孩子的親子活動?,F在兒子6歲了,還從沒出省旅游過,現在他說:“等孩子上一年級了,我就盡一個做父親的責任?!笨蛇@個責任又能維持多久呢?一些朋友勸他換個環境,到輕松點的崗位工作,他都婉言謝絕。他說,“我覺得作為一名黨員,把本職工作做好,用心寫好每一份材料,能夠得到領導的認可,同事的信任,讓大家覺得我這項工作還是大有可為的,這就是我的進步?!痹谒壑?,“進步”被賦予這層特殊含義,可能就是最大的幸福吧。

閃光在最平凡處

他常說:“父親曾經是一名軍人,因此把自己的名字取一個軍字,是希望自己像一名軍人一樣忠誠擔當,對待自己的工作崗位像對待生命一樣熱愛、認真和負責”,他記住了父親說的話,對待工作,就一定要讓領導放心。

也許在外人看來,文字工作太平靜枯燥了,甚至有點壓抑。文秘崗位決定了他只能和無言的文字打交道,同學聚會少了,與朋友接觸少了,但他依然“無怨無悔、樂在其中”。他對文秘工作的一切充滿了感情,他像呵護嬰兒一般呵護每一份材料的成長。

即使這樣,他每次回家后還是一直惦念著沒有完成的材料,生怕影響到正常的工作運轉。為此,他曾多次半夜回到辦公室“堅守陣地”,有時猛然抬頭,才發現東方已經放亮。特別是節假日的時候,別人都休息放松了,他卻還在為節后的一篇稿子而精雕細琢,在辦公室的電腦前度過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而平時在家,只要想起一個好句子、好標題,他就會馬上用筆記下來,這已經成為他的職業習慣。家人總說:“你人回來了,心還在工作上?!?/p>

習近平總書記曾在一次與辦公室同志座談會上指出,我曾經在中央軍委辦公廳做過秘書工作,和大家一樣,是同行。對于辦公室工作,我體會最深的有四個字,第一個字是“重”,辦公室工作地位重要,第二個字是“苦”,辦公室每一位同志都很辛苦,特別是趕寫材料的秘書更辛苦。第三個字是“雜”,事無巨細,得面面俱到。第四個字是“難”。辦公室工作不能遺漏、不能誤事,神經始終處于高度緊張狀態。出成績時大家可能是無名英雄;在遇到問題時,就可能成為矛盾的焦點,嘗盡酸甜苦辣。譚軍同志就是這樣,十五年如一日在“重、苦、雜、難”的工作困難面前,不退縮,不躲避,以高度的責任心和無私奉獻的精神,詮釋了共產黨員的戰斗品質,展現了澧水人的奕奕風采。

工作永遠放在第一位

2011年,譚哥的妻子懷孕了,但別說照顧妻子,就連陪妻子散步都做不到,于是他讓妻子回娘家住一段時間,這一住就是大半年,孩子出生的前兩天妻子才回來。按照公司規定,丈夫的陪護假有半個月,然而他一天都沒有休,國慶過后就奔赴工作崗位了。他說:“誰不想陪伴自己的妻子孩子呢,但我的工作更需要我?!?/p>

2016年由于工作需要,譚軍借調到水利部工作,這一走就是1年半,有時候忙起來好幾個月都回不了一次家,轉眼孩子都快5歲了,可在兒子眼中,“爸爸”就是一個代名詞,而他連這個代名詞都很少聽孩子叫過。當他回來站在孩子面前時,兒子卻對著媽媽說:“爸爸在視頻里,在媽媽的手機照片里……

有一次孩子發燒,他正在上海組織一個入黨積極分子培訓班,全班60多個學員的每天學習、考察和生活,事無巨細都要安排,實在走不開。孩子高燒到41度,情況非常不好,妻子給他打了好幾個電話要他回來,他說你先觀察觀察,我買明天早上的車票回來,第二天,當得知孩子的高燒退下來一點,他又把回長沙的票退了,對妻子說,等培訓班結束我就趕回來,培訓班結束了,可孩子的病也已經好了。

當每年休假回家過年,看到父母鬢角新添的銀發,漸漸蹣跚的步履,都讓他心中充滿了愧疚。當時網上流行“A4紙上看人生”:人生就如一張A4紙,我們的父母五十歲,一年見一次面,在一整張A4紙900格中,我們陪伴他們的時間就有1格,原來被量化的人生如此短暫,而陪伴父母的時間更是彌足珍貴??杉词惯@樣,他依然在親情和工作中選擇了后者,選擇了一名共產黨員的不忘初心,砥礪奮進,甘于奉獻,無怨無悔。

“謙和、寬容、平實和坦誠”是領導和同事對譚軍的一致評價。但在我心中,這遠遠還不止,作為一名我身邊的優秀共產黨員,一名優秀的黨務工作者,我仿佛看見了一支閃光的筆,默默書寫著忠誠和擔當,看見了一面鮮紅的旗幟,在平凡的歲月中迎風飄揚……


全民彩票